官方鼓励退役运动员等体育专才进校园 学校教练员有啥不一般

来源:新闻夜航
发布时间:2023-03-29 08:44:51
浏览:86次

四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在学校设置教练员岗位的实施意见》,通过在学校设置专门的教练员岗位,解决体育专业人才进校园的路径问题。一方面,将提升学校体育教学水平,促进青少年全面均衡发展;另一方面,将有利于保障退役运动员继续发光发热,推进体教融合。

今年2月,国家体育总局、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、教育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四部门联合出台了《关于在学校设置教练员岗位的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实施意见》),旨在通过在学校工作的教练员,进一步加强学校体育工作,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,厚植竞技体育后备人才沃土。

在学校设置专门的教练员岗位,让学校教练员拥有相应的身份认同,明确其工作要求,将为学校体育工作带来积极影响。对此,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副司长刘立强表示,《实施意见》从顶层设计上解决了体育专业人才进校园的路径问题,这标志着深化体教融合迈出了关键性、实质化的一步。

身份特点——不同于体育老师,学校教练员并不一定需要教师资格证;不同于教练,他们是教育部门正式工作人员

学校教练员,顾名思义就是在教育部门各级学校担任体育教练员,按照学校体育工作计划,发挥专业特长,参与体育教学和训练工作。不同于学校体育老师,学校教练员并不一定需要教师资格证,衡量其执教水平的是教练员职称体系;也不同于体育系统的教练,学校教练员的主要工作地点在学校,是教育部门正式工作人员。

《实施意见》出台之前,“在大中小学校设立专(兼)职教练员岗位”的提法在政策文件中多有出现,“体育专才进校园”也备受鼓励并付诸实践。但在实践过程中,岗位编制问题成为体育专业人员入校教学的一大障碍。

据刘立强介绍,根据我国事业单位岗位管理办法,岗位主要分为管理岗位、专业技术岗位、工勤岗位等。在教育部门,包括体育老师在内的各学科老师都属于专业技术岗位中的教师选项。由于学校的专业技术岗位中没有教练员选项,即使正式受聘于学校,教练员在工作中也身份定位尴尬,存在个人待遇没有参照标准、职业发展路径不确定等问题。

此番出台《实施意见》,正是对症下药,“岗位确立之后,后续工作就有章可循,教练员在学校工作将得到多方面的政策支持和保障,体育专业人才将在校园发挥更大作用。”刘立强说。

在体育专业人才中,退役运动员占主要部分。《实施意见》提出:各地可拿出一定数量的学校教练员岗位,面向取得一级及以上运动员技术等级的退役运动员公开招聘。这对学校和优秀退役运动员来说可谓“双赢”。

在武汉体育学院教授柳鸣毅看来,在践行“坚持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”过程中,学校体育教学专业化和专项化的趋势已越来越明显。“将高水平退役运动员纳入学校体育工作队伍,让他们在教学一线发光发热,是对我国体育人力资源的进一步开发和高效利用。”柳鸣毅说。

以体育人——参与学校体育教学,让校园运动氛围更加浓厚,让更多青少年爱上运动

“引拍时注意滑步、转腰,脚步一动,腰马上就得跟着转动。”今年2月,在山东省滨州市博兴县实验小学的一堂体育课上,体育老师赵波为学生讲解打乒乓球的正手攻球动作。

赵波曾是一名乒乓球专业运动员,退役后转型成为学校乒乓球队体育老师。翻开赵波的教案,学前测试、学习目标、任务评估等教学内容设计得十分清楚。

乒乓球是博兴县实验小学的传统运动项目,学校培养出不少高水平运动员。校长张庆明介绍,学校扩充体育老师和乒乓球教练队伍,每周开设一节乒乓球课,针对不同年级学生的情况,制定相应的教学课程,开展各项赛事,使学校体育教学内容更加丰富专业。

学校教练员主要做什么?《实施意见》要求:承担学校体育赛事活动组织、学校运动队训练竞赛管理以及学校体育社团、体育俱乐部的建设管理等工作。从实际效果看,学校教练员参与学校体育教学,让校园运动氛围更加浓厚,让更多青少年爱上运动,养成良好运动习惯。“体育教学有其自身的特殊性,想让学生掌握一到两项运动技能,必须搭建以运动兴趣和专项能力为导向的体育教学体系,而这样的体系需要学校教练员的参与。”柳鸣毅说。

另一方面,学校教练员的主要工作场所在学校,有利于推动“以体育人”理念落地生根。今年31岁的党钊,2018年从原河南建业队退役后就到郑州苗圃小学担任足球教练。训练过程中,党钊发现一名小球员取得成绩后骄傲自满,便及时与球员和家长沟通。“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,个人价值在集体中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。”绿茵场,也成为小球员学做人、明事理的课堂。

选拔人才——发现并输送体育后备人才,让专业运动员的选拔培养逐渐融入教育体系

学校设置教练员,意味着专业运动员的选拔培养将逐渐融入教育体系。学校有了教练员,并贯穿各级学校,有利于发现并培养拥有体育天赋的孩子,既能对他们进行有针对的训练,又能保障他们接受完整的全日制学历教育,实现全面均衡发展。

走进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第十五小学,宽敞的短道速滑训练房设施齐全,学生站成一排练习陆地滑行动作,虽然一脸稚气,但动作有模有样。“看着他们从开始时的踉踉跄跄,到如今在冰面上自如滑行,太有成就感了!”学校短道速滑教练赵旭穿梭于学生中间,耐心讲解技术要领,认真纠正学生动作。

开展体能训练和体育后备人才选育工作,是学校教练员的一项重要职责。学校教练员,尤其是从退役运动员转型的教练员,与体育系统有着天然联系,有利于体育后备人才的发现和输送。

作为“奥运冠军之城”,七台河市不仅取得了7枚冬奥金牌、177枚世界级金牌的优异成绩,还拥有厚实的后备人才储备。全市16所短道速滑特色校从娃娃抓起,形成了特色校—基础班—重点班—省队—国家队的“金字塔”式培养体系。据十五小校长侯全广介绍,目前,学校已培养输送了100多名短道速滑运动员。

让更多拥有专业经历的运动员、教练员加入学校体育教学,让校园体育特长生的发展更加专业和多样。福建省三明市沙县区金沙高级中学2021年12月引进手球项目,为更好地促进运动发展,学校引进专业教练,开展全校性对抗比赛,选拔出20多名身体素质好、适合手球运动的学生,以赛带练,帮助队员快速成长。

截至目前,金沙高级中学手球队已有5人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证书,18人获得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,球队多次在省级手球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。“手球项目如今已成为学校热门体育活动。”金沙高级中学校长赵立标表示,“在教练的组织下,一些热爱手球且有运动天赋的学生加入训练,这让他们的未来有了更多选择。”

积极转型——进入新角色,退役运动员亟须加强培训、提高教育教学能力

教育部数据显示,2021年全国中小学体育教师人数为77.05万人。据有关部门统计,目前义务教育阶段,体育教师缺编在12万人左右,尤其是乡村小学、初中和教学点,体育教师缺编问题较为突出。

《实施意见》的出台,为各地因地制宜配齐配强体育教师、支持退役运动员进入学校任教提供了政策支持。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,如何把好选人关、用人关,让德能兼备的退役运动员走上学校教练员岗位,教得好并且留得住。

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升旗仪式时,党钊感到特别骄傲和激动,使命感油然而生。为了更好地胜任岗位,他学习了青少年体适能和运动急救两项课程。“现在有了学校教练员岗位,我希望能抓住机会提升自己。”除了带校足球队训练,党钊和他的教练员团队每周还给全校6个年级上足球课。

对退役运动员来说,加强各方面学习有助于更好地转型。《实施意见》明确提出:体育部门负责做好退役运动员转型学校教练员培训工作,教育部门在学校教练员入职后加强思想政治、职业道德和教学培训,提高教育教学能力水平。

学习培训是做好教练员的基础。体教联盟数据平台专门为运动员、教练员提供培训服务。该平台显示,自2018年上线以来,每年参加体育培训的人数递增,2018年至2022年累计超过15万人次参加培训,其中2022年一年就达到6.7万人次。该平台相关负责人吴永健介绍,退役运动员是参加培训的主体,占比达到53.41%,“‘双减’政策发布之后,学校和社会对体育教练员有更高更多的需求。”

据柳鸣毅介绍,当前我国设体育教育专业和体育训练专业的高校超过100所,“推动教练员进入学校,要完善配套政策、创新机制,将专业运动员的培养训练和学历教育更好地融合在一起,推进体教融合。”